当前位置首页 >> 爱日惜力 >> 正文

钢贸商苦熬空窗期库存减至不及高峰期四成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6-10

中国建材网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政策法规

市场动态

科技创新

分析预测

经销会议

人物访谈

成功案例

企业新闻

项目招标

招标预告

中标公告

建材展会

国内展会

国际展会

其他栏目

图片新闻

视频采访

建材知道

本网动态

商业资讯

 > 市场动态

 > 钢贸商苦熬“空窗期” 库存减至不及高峰期四成

钢贸商苦熬“空窗期” 库存减至不及高峰期四成

2013-08-12 09:34:14

来源:生意社

 

浏览量:

字号:T|T

8月份,上海地区将开庭审理300余起钢贸金融纠纷案,但钢贸商自称涉案的同行很多都已经跑路。“钢贸商跑路无人还款,最终只能是拍卖抵押物,但仍不能完全弥补欠款,最终只能成为银行的坏账。”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中国建材网】8月份,上海地区将开庭审理300余起钢贸金融纠纷案,但钢贸商自称涉案的同行很多都已经跑路。“钢贸商跑路无人还款,较终只能是拍卖抵押物,但仍不能完全弥补欠款,较终只能成为银行的坏账。”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库存从几万吨减少到几千吨,从高额的利润变为不如卖白菜,在这场风暴中存留下来的钢贸商还正在面临着惨痛的现实。

冷清的钢储市场

来自福建莆田的萧总做钢贸代销这一行已经二十多年了,精瘦、干练是他给人的靠前印象。他的公司在大兴“南郊钢材市场”,主要代理销售河北钢铁集团的螺纹钢,在这一领域,萧总有骄傲的资本:他的公司在2008年的时候还没有进入北京地区钢贸商的50强,而经过五年发展,现在已经稳定在二十多名,并曾为奥运工程提供3万多吨优质钢材。

“排名不光是销量,还要看利润情况。”萧总自信地谈道。但当谈到较近一年来的生意,他却连发感慨,“今年还没有谈成一家新客户,能保持去年的销量就可以了。”

去年,他的公司销量每月稳定在二三万吨左右,看今年的情况,他不打算再新谈客户,因为钢材的价格没有拉涨动力,扩大规模只能增加赔钱的风险,“例如即使这个月钢材价格上涨,但是下个月又跌下去,我增加的钢材就只能赔钱了。”

记者看到,偌大的露天钢储用地上,只有寥寥五六块地上堆放着钢材,在炎热的中午显得空旷、寂静。萧总指着前面的钢储用地告诉记者,“放在以前市场好的时候,这里几乎都堆满了螺纹钢,每个月至少要囤积1万~2万吨钢材才能保障市场需求,冬储的时候则要达到平时的2倍。”而现在,这里存放的不过几千吨而已。

谈起现在的市场情况,他印象较深的就是钢材价格从去年就开始掉价,“不敢囤货。螺纹钢价格从去年开始一个月一个月地连着往下掉价,如果囤货,一吨跌10元,我每月就要亏几十万。”

“钢材卖不上价,钢厂还在继续出货,产能不停涨,市场需求却变小了,我怎么赚钱?这样一来我更不敢存预防成年人癫痫病要怎么做货了。”即使较近一段时间钢材价格有所上涨,但他仍不看好后市,并表示会坚持不囤货、快进快销的策略。

此外,萧总为节约成本,把多余的钢储用地租给了首钢下属加工公司等其他同行公司,用来减少仓储租金成本。不仅如此,他的公司以前在写字楼办公,现在他也把写字楼出租给了别人,把财务、仓储和自己的办公室都挪到了钢储用地这边,每天面对自己的钢材。

融资仍在冰封期

癫痫病能不能根除

与北京相比,上海整体的钢贸行业也都遭遇着北京有哪些癫痫病专业医院必须减少库存的命运。

成都癫痫医院

上海华磊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太庚告诉记者,目前上海地区的钢贸商总库存量总囤货量同比去年减少了20%~30%,而与较高峰期相比减少了一半,他告诉记者,高峰期时仅建筑用钢材的库存就达到约110万吨。

统计数据显示,8月2日上海地区螺纹钢库存量为38.41万吨,而去年同期为50.04万吨;今年较高库存在3月份的58.2万吨,而同月份历史较高库存值为2010年的107万吨。

分析师告诉记者,自2010年之后,江苏等地的钢贸商及物流基地开始上马,减弱了上海地区钢贸商的辐射能力,但去年开始爆发的钢贸商不良贷款风波导致很多钢贸商跑路,也是库存减少的一个关键因素。

分析师还表示,上海地区之前有钢贸商1万多家,经过江苏地区的钢贸商挤压和近一年来的钢贸商不良贷款风波,目前大概还剩下七八千家,但只是估计,尚无机构统计。

减少钢材库存对钢贸商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上海强冠公司总经理翁航对记者表示,目前钢贸商减少库存主要是三个原因,靠前是由于天气原因,每年的7、8月份都是工地减少开工的时间段,造成用量减少,钢贸商每年这个时候的库存量都会相应减少,但是今年是近年来的较低值;第二是因为融资渠道的收紧,导致钢贸商可用资金减少,无力支持大量钢材购买;第三则是较近钢价持续疲软,长期保持高库存不仅资金成本较高,更有亏损的风险。

翁航对记者表示,钢贸商之前融资主要靠公司联保、承兑汇票和货物质押,随着骗贷圈钱的不良贷款案爆发,目前银行基本不受理这项贷款;而由于重复质押等恶性事件,货物质押也变得很少,更兼较近出现的“水泥造钢卷”事件,也带来比较负面的影响;而承兑汇票较近也开始受到较严格的限制。

上海另一家钢贸商总经理则对记者表示,情况实际上更艰难,“大部分同行都是维持去年的授信额度,很少有能拿到新增贷款”,没有新增资金流入,作为钢贸商只能小心维护目前的状况,更无法增加库存。

被挤压的利润空间

除了难以贷款,钢贸商还要承受持续降低的利润空间和被挤压的需求市场。

多位钢贸商表示,在市场良好的前几年里,一吨螺纹钢能卖到5000多元,那时每吨的净利润达到500元~1000元不止,“也就是说销售出1万吨至少能获取500万的利润”。

而现在,萧总称运一吨螺纹钢,除去运费、人工费等付出的价格是3300元/吨左右,卖给供货商的价格则为3500元/吨左右,相比以前利润减少了一大半。此外钢厂方面每月定一次价格,只有到了月底才能知道这批货的价格,就是说钢贸商无法提前预测价格。

数据显示,北京地区螺纹钢HRB400较高价是在2011年,曾卖到5200元/吨以上,随后价格开始一路下跌,在去年7月跌破4000元/吨的关口,上个月则达到两年来较低值3360元/吨,较近虽然有回升但仍徘徊在3500元/吨左右,而上海地区情况也差不多。

京沪两地的钢贸商表示,很多合作的钢厂受业绩影响,开始主动开拓市场,较明显的是开始加强钢材直销,这导致新客户市场被大量挤压。

他们还告诉记者,很多同行已经在考虑退出这个市场,未来的钢贸商有可能更集中、规模更大,但效益如何并不好说。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